這裡是千歲
大多在噗浪生存
歐美坑底打滾∣愛回鍋∣黃爆無下限∣歡迎搭訕

【移動迷宮/Thominho/ABO】再多苦痛也無法將我們分離

※此為CWT41新刊-ThominhoABO無料

※為了滿足自己的渴望只好割大腿肉做滿漢全席

※然而只做出像是水煮白肉蘸醋蒜的東西(?)

※獻給我的組織!壯哉我大Thominhooooooooooo



-

夜晚的冷風呼嘯而過,迎面而來的空氣太過冰冷直接,幾乎刮痛乾燥凍結的面頰。陣陣冷意像是無數把銳利的刀鋒一般,直直刺入每個人敏感的骨髓之中。


Newt和Frypan他們團團圍靠在營火周圍,可以說是近距離的斜躺在柴火旁疲憊入睡,暖色的火光照映在少年們狼狽的臉頰,顯得有些灼熱,各個臉頰被烘得通紅發燙,細小的火舌向外吐出零星火花,幾乎要燒到他們的髮梢--但是誰在乎?就算是堅強的Alpha,也不過是一群少年少女,這種情況下不被凍死就不錯了。


在不遠處一旁縮瑟的Thomas瞪大他那因為眼窩凹陷而顯得璀璨明亮的琥珀色雙眼,愣愣地盯著眼前不斷抽動、發出劈啪聲響的火焰,鮮明的橘黃刺入脆弱的瞳孔,Thomas反射性地眨了眨眼,認為那痛的幾乎要讓他留下眼淚--然而什麼都沒有,只有眼眶異常痠疼。


從乾澀的肺裡吐出一口綿長渾濁的寒氣,Thomas壓住底下的墊被,緩慢而小力的翻動身體,試圖不發出噪音,免得吵醒營地裡熟睡的其他人。


今天與W.C.K.D的惡戰消耗了營地絕大部分的兵力,他們失去了Dr.Mary,還有好多好多同伴……Thomas此時的心情糟透了,比先前被Griver強制標記還要難受。


一股寒氣倏地竄上Thomas的後背,如墜冰窖的疼痛使Thomas劇烈的顫抖並打了幾個噴嚏,好在他發出聲音前緊急摀住了自己的口鼻,他可不想因為自己該死的噴嚏而吵醒困倦的夥伴們。


去他的虛弱的Omega體質。Thomas在心底嘟囔道。


儘管冷風和營火的冰熱交替使他整個人的感覺都不太好,但Thomas還是忍不住去想:傍晚時,在他面前哽咽自白的Teresa--那個自他小時候被帶進W.C.K.D,進而認識後,就與自己相依為命的堅毅的Beta女孩。


他以為她能理解。

當時的他們,沒日沒夜不停地分析迷宮裡傳送過來的各種資料,人體的脈動和特性皆在掌控之中,W.C.K.D試圖從中尋找特別的孩子作為實驗對象,為軍方造出的幾乎讓世界滅亡的爛攤子收尾。


尤其是過於嚴重的人口流失及失衡,Flare的快速傳染及其造成的嚴重死亡率使得先天脆弱的Omega死傷無數,Alpha和Beta同樣無法倖免,但對於Omega的生存卻是毀滅性的威脅,於是Omega的數量急遽減少,使原先數量就不多的他們到了幾乎滅絕的程度。


沒有Omega,就意味著沒有生育;沒有生育,就意味著沒有下一代。若是Flare的疫情沒有達到該有的控制,那麼不只Omega,所有人類都會消失,直到地球上只剩下腐爛瘋癲的Crank。


W.C.K.D急於抑制疫情和掩蓋實情,一邊安撫民眾,一邊在眾多兒童中挑選出潛力較佳的孩子,帶回基地開始漫長的監控和研究。


其中作為迷宮的研究對象,Alpha佔大多數,因為Alpha的基因自小就嶄露無遺,他們要確保這群小Alpha能夠在嚴酷的環境下依舊有足夠的體力使未來的Omega成功受孕;而放進Beta則是為了中和群體,一群衝動的Alpha待在一起可是會打架的--


至於Omega……這幾年來,W.C.K.D好不容易搜索出幾個僅存的Omega,卻沒有任何一個可以挺過他們所設計的實驗,這讓他們非常失望,好不容易燃起的希望又瞬間熄滅。


直到Thomas出現。

Ava Paige一眼相中Thomas獨有的特質,也在測量中驚喜的發現Thomas是個罕見的Omega。所以她給予他肯定,給予他自小缺乏的關愛(也許只是為了方便利用),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讓Thomas為她所用--


“Wicked is good.”腦海中不斷盤旋Ava Paige一直以來對他們灌輸的同一句話,以及她對他承載著期待的眼神。Thomas痛苦的抱頭,十指扣住捲曲的短髮,不願再讓那惡魔的低語在自己的腦袋多滯留哪怕一分一秒。


他以為他們可以拯救他人。

然而前幾個小時所發生的事讓Thomas殘酷的體認到,Teresa和Ava Paige私底下的交易,依舊狠狠的重傷了他們。


而Teresa也背叛了她跟Thomas之間的情誼。

就因為他是該死的Omega。


Thomas不知道有多少次詛咒過生理上的不平衡。

打從有記憶以來,Omega的身體帶給他的只有諸多的不方便和尷尬,且進入青春期開始發育後,便意味著他即將成為正式的Omega,相較於Alpha和Beta,Omega變異得比較明顯--身體會開始散發因人而異卻同樣迷人的香氣,利於吸引異性;以及慣例的發情期,便於繁衍後代。


有好幾次的發情期,Thomas幾乎要挺不過去,若不是當時的Ava Paige對他的維護和Teresa的關照,他可能會在基地裡頭的某個陰暗的角落被其他Alpha強行進行交合,最後理所當然的被標記。


W.C.K.D裡的Beta最多,因為他們生理現象穩定,能夠有效率的工作;再來是Alpha,他們強勢而富有自信,是天生的領導者,適合領導底下的人;Omega的包容性極強,且通常腦袋靈活,適合做軍師的角色。


但Omega最主要的價值是:他們的生育率高。若與純正的Alpha結合,便可生下優秀的後代,這也是為何Omega的數量稀少--在社會的陰暗角落,總有些人利用某些族群的特質幹著非法的勾當。


Thomas原先恨透了這世界的不公。


血液裡突然傳出的刺痛和悲鳴卻提醒著Thomas:也因為這該死的天性,他才會被放入迷宮,才能遇見生命中最為重要的伴侶。

此時此刻他十分感謝這個他曾經萬分厭惡的生理構造。

是的--是的。Thomas忍住幾乎要落下的眼淚。

Minho,他想念Minho,他那強壯且處處護著他的Alpha。

深入骨髓的相愛相伴使他們無法離開對方身邊太久,然而現在的狀況不允許他們任性,Thomas忍住即將溢出喉嚨的抽噎,閉上眼睛回想著前幾天,Minho還在自己身邊的情形--



×××

陣陣潮騷不斷的從體內湧出,酥麻而無力的感覺透過血液迅速擴散至全身,Thomas的身形甚至有些不穩,後頭的Minho眼明手快的摟住Thomas的腰,帶著Thomas坐在暗黃的沙粒上。


Minho原先是睡下的,但被一陣小騷動給驚醒,在迷宮待久了,培養出他極其敏銳的警覺心。而在一片逐漸回復清明的朦朧中,他看見Thomas拖著蹣跚的腳步,緩緩地離開他們的陣地,往別處走去。


不放心自家Omega的Minho輕手輕腳的跟上Thomas的腳步,才剛追上就看見Thomas一副隨時要暈倒的樣子--Well,在他這麼想的下一秒,Thomas還真的要倒下了,這實在是太不給面子了。


Minho在心裡抱怨道,但他還是嚇得衝上前抱住虛弱的Omega,讓對方安穩地倚靠在自己的懷裡。


"有好一點嗎,Thomas?"過好一陣子,Minho看向懷裡不再顫抖的Thomas,低聲問道。


"有……可是……"Thomas又開始不安的扭動,Minho連忙查看懷裡的Omega,鼻間黏膜卻敏銳地卻嗅到Thomas身上傳來陣陣甜蜜的香氣,貼在肌膚上的衣物也好似剛從水裡打撈上來般的濕溽。


一向自信穩定的Alpha被這突來的變故給怔住。


http://bulaoge.cn/topic.blg?tuid=101945&tid=3137643#Content

(此處點肉)


溫存之際,兩人額頭底額頭,深深地望著彼此。


"答應我--你永遠都不會離開我--"

"是的--Minho、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--"

即使沒有月色,兩人依舊看得見對方眼底閃爍的璀璨流光。

×××


Thomas繃緊臀部的肌肉,努力壓下雙腿間逐漸氾濫的騷熱,用手作扇子狀搧了搧自己燥熱而沁出薄汗的雙頰,試圖讓冷冽的夜風驅散思念Minho所致、自體內不斷湧上的兇猛熱潮。


"Minho……"一波高過一波的熱浪沖刷脹熱的大腦,Thomas瞇起泛紅的眼眶,為了抵抗Omega的生理反應而難受的咬緊下唇,唇上柔軟的薄膜受到硬物的擠壓,傳來的陣陣刺痛讓他原先渾沌的腦袋頓時清醒不少。Thomas一邊調整身體的姿勢讓自己可以躺得較舒適些,一邊用手護住柔軟而脆弱的腹部,以防動靜態大影響裡頭的小東西。


拉開厚重的外套,掀開蓋在肚子上的衣料,掌心在溫熱的肚皮上來回撫摸,明明這小生命可能連身體都還未開始長成,但Thomas總覺得只要他闔上雙眼,把自己輕柔地投入無盡的黑甜,手裡就會傳來極其微弱卻穩定的騷動。


如此微小的反應卻像是燒紅的炭火燙痛了Thomas,那股疼痛似是烈燄的火舌,所到之處無不引起劇烈的恐慌和戰慄,它們迅速穿過僵直的手臂,直直灼燒隱藏在深處的那顆千瘡百孔的心。


濃密捲曲的睫毛輕顫,幾滴透明的液體自眼角滑落,滴入底下濕潤的泥土。多久了?那股熟悉的心痛。自小便眼睜睜的看著朋友一個接著一個的送死,而Thomas卻只能像個局外人一樣,無法有所作為,只能袖手旁觀。


自心底傳來的強烈鈍痛刺激發麻的感官,反射性的分泌出淚水,Thomas仰望一片漆黑的夜空,放眼望去皆是令人感到壓迫的無盡暗沉,再次引起Thomas心底的恐慌,置放在肚子上的手掌忍不住加重力道。


在裏頭發育、茁壯的,是他和Minho的心血。


他總在面對的同時努力抽離自己的情緒,試圖在情感上放過自己。


然而一切都是徒然,他沒辦法做到。

他看著Gally在培養液中憤怒而無聲的吼叫,雙眼瞪大,似是要將站在眼前的Thomas永遠烙印在眼膜之上;他看著Frypan放棄掙扎,讓自己永遠沉浸在冰冷的液體中;他--他還看見Minho隔著強化玻璃,東方男孩同樣浸滿培養液,他用他那一雙深邃的黑眸直直盯著Thomas,Thomas無法參透對方的瞳孔之中想要表達的情感,而Minho看了他一陣子後,似是不再指望他,皺了皺眉頭,便也闔起雙眼,陷入無盡的沉睡……


當時的他渾身顫抖,明明近在咫尺卻無法對朋友伸出援手,而金髮女人依舊在他耳邊予以那該死的溫柔的安慰。Thomas恨他媽的Ava Paige,恨他媽的W.C.K.D,更恨他自己的無能為力。


--然而,這次不一樣。

Thomas再次仰望上頭無盡的夜空,裡頭隱藏著細細碎碎的星星,忽明忽滅,如同現在的他們,希望渺茫。但他不會再像當時的他一樣,上一次的他可以為了朋友,不顧後果的重創W.C.K.D--


那麼,這次他同樣可以為了Minho,為了那些人,殺了那老婊子。


"小傢伙,我一定會救出你爹地的。"Thomas坐起身子,愛憐地對腹部輕聲呢喃,抬頭看向遠方模糊的廢墟,臉上一掃之前的頹唐絕望,變得緊繃而堅定,琥珀色的雙眼清澈透亮,裡頭燃起簇簇名為希望的火苗。


-

希望大家觀文愉快:)

 
评论(11)
热度(61)
© 千歲 | Powered by LOFTER